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下风云出我辈,情彧横流总是诗!

访问历史新高:湖北河北山东北京河南浙江海外山东内蒙海外北京海外福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浅谈诗的最高境界(谨供参考)  

2013-11-23 02:28:50|  分类: 文渊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这里所谓诗歌的最高境界是就诗歌的文本意义而言,而就诗歌的实质意义而言,真正的(诗歌)艺术绝非人的艺术,乃是艺术的人。这些年,也许是受到宗教太多的“毒害”吧,我一直深信,凡能写出彩的,唱出韵的,画出音的绝非真正的艺术,真正的艺术乃是弦外之音,言外之语,画外之形,是无可名之的名。

    严格地讲,下面这首诗,在很多人看来可能并不成功,包括我自己。但它代表了我的创作理念,或者更确切地讲是创作信仰,即截取寻常的生活画面,尽量做到既不高出它,也不低于它。而这画面又恰巧与我创作当时的思维相吻合,情感相吻合。它的逐渐呈现的过程,也正是“我”的逐渐清晰的过程。它确实是寻常的生活画面,但也确实是“我”。

 
《往远看》

山在薄雾中静卧
这是我所希望的
一根高架线横贯山体
风吹了一下
它摆了一下
山颤了一下
只一下,仿佛全部

再看下面一首——

《一座桥》

 

一座桥

在无数的车轮下滚动

 

一座桥

在数不清的脚板下游走

 

一座桥

在痛苦与欢乐的压抑中徘徊

 

一座桥

一座长满苔藓的桥

在它弓腰的当口

 

让过了一道河流

    实际生活中的桥,既不会在人的脚下走动,也不会在车的轮下滚动。但通过这种“反写”突出了桥的人性,但无疑留下了人工的技巧,故稍显“花俏”了些。再看下面两首——

 

《超级饭粒》

 

锅底粘有四个饭粒

佛说一粒米中藏有一个世界

我仔细看了看

没有看出太大的差别

一会儿,它们将随着一瓢刷锅水

被一条下水管吞没

它们注定与人的胃口无缘

它们的蛋白质、淀粉

它们的青春与承诺

现在,四个米粒一起躺在锅底

它们分别是南瞻部洲

西牛贺州,东胜神州,北俱芦洲

 

《风吹草动》

 

风吹向哪

草就动向哪

风劲

草疾

风停

草定

一会儿,风还会吹起来

草还会动起来

我只是好奇是哪阵风让我认出它们

又是哪阵风让我忘了它们

 


    这两首“白描”,很平实的画面,没有任何超逻辑的色彩,完全是原版生活。但留给人的感觉是隐隐的深深的。两者相较,站在平易的角度,《风吹草动》要优于《超级饭粒》,因为站在现实的角度(虽然此现实未必是真现实)四个饭粒不可能是四大部洲,更谈不上什么青春与承诺。就这一点而言,《风吹草动》更符合我的创作信仰,因为它真正做到了以平常来彰显非常。

      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:参禅之初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禅有悟时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禅中彻悟,看山仍然是山,看水仍然是水。这是否也可以作为写诗的三重境界呢?

 

相关文章:

“乐以致和”:诗歌分类与点评的合一

2012-08-25 20:01阅读62评论0

众所周知:一切艺术的构成,无非是“内涵”“形式”“感情色彩”的有机配置。诗歌当然也不脱于此,只不过与其它艺术门类相较,它的表现形式更倾向于或者说更依赖于语言及文字,除此之外,无论从内涵还是感情色彩来讲,诗歌与其它艺术在实质上并无任何不同。诗歌的内涵不外乎“

分类:新诗探索| 阅读(62)| 评论(0)|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